社會區

2007-09-08 01:33:27
謝志偉的「言談行動」

 

1. 三權分立和民主政治

我在淺談法律和相關概念】一欄(下稱該欄)留言3 -- 《法權和法治(或「號稱法治」)以及民主和法治》的第4節中,有以下一段話:

「... 這也說明何以『主權在民』是民主政體的基礎概念;以及何以『三權分立』的原則和機制是民主制度或法治制度的基礎,... 」

如果有人認為以上這段話只是我胡某人的泛泛之言,我可以用「訴諸權威」的方式,來「證明」我所言不虛。例如在該欄留言5 -- 《「法權」的概念及相關評論》的第2節中,我譯述Adams, J.所起草麻薩諸塞州州憲的一段文字:

「本州各級政府在任何情況下:

其立法部門不得行使行政權,亦不得行使司法權;其行政部門不得行使立法權,亦不得行使司法權;其司法部門不得行使立法權,亦不得行使行政權。此原則之目的在確保本州各級政府(之運作)皆為法治,而不會淪於人治。」

這段文字是美國司法界公認對「法權」的經典詮釋。據說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及美國50州每一州的最高法院都引用過這段文字(請參考《維基百科》「法權」條)。

因此,為了維護民主制度,人民(也就是區區、在下、不才、我,和任何憑自己勞力或腦力混飯吃的人)必須捍衛獨立的司法制度。因為,獨立的司法制度,是基於正當性的法權或法治的必要條件(本欄開欄文及留言1 - 5)。沒有基於正當性的法權或法治,一般老百姓的生存和生活就會受到「工於心計的人、精打細算的人、以及有錢有勢的人」等等的剝削、欺負、和壓榨(請參考該欄留言5第4節)。

基於以上的原因,面對最近民進黨領袖陳水扁為首的執政團隊及其圍事流對司法界的攻擊,我以人民一員的身份和立場,必須為自己生存和生活的空間以及或然率,提出相應的評論和反擊。

2. 譴責陳水扁

在此我嚴厲的譴責陳水扁。

陳水扁為了逃過自己未來非常可能有的牢獄之災,公然誹謗執掌司法權的法官和檢察官,試圖把他/她們鬥倒鬥臭。我雖然不能容忍,至少我想一般人和我一樣都能了解他的動機和行為。像他這樣的一個爛污、痞子、和騙子,他不出更下賤的招數,才會讓我們意外。

當然,他這種完全不顧正常民主國家體制的行為,只是一種自保式的耍賴和困獸之鬥,就像一隻跳牆的狗。他不會在乎任何文字或言語的譴責。

我只是要強調:

陳水扁沒有權利,也不被容許,拿台灣社會所有成員以及下一代人民的福祉來陪葬。否則,人人得而誅之。這是根據演化觀所得到的邏輯結論。

3. 謝志偉的「言談行動」

3.1 言談行動

其次,我要對謝志偉的「言談行動」,做一個分析、檢驗、和自衛的動作。「言談行動」的概念源於英國哲學家奧斯汀(Austin, J. L.)。其關鍵所指是:

「『言談』等同『行動』」。

如有網友需要進一步了解他的理論,請自行上網搜尋。

在我看來,謝志偉要求司法官上網說明自己黨籍的「言談」,配合著陳水扁對獨立司法的攻擊;破壞「三權分立」這個民主制度的基礎;更嚴重摧殘台灣「法權」或「法治」任何尚存的公信力。如我在第一節分析所做的說明,謝志偉這個「言談」是直接對人民生存和生活機制的攻擊。我認為自己有權利進行「自衛」活動。

3.2 兩種吹功

40歲以上的人都聽過,在蔣經國去世前10年左右(?),要在國民黨的圈圈內混口飯吃,「吹」、「台」、「青」是三個要件。目前大概仍維持這個傳統。

以謝志偉這樣一個非「台」不「青」的角色,要想在講究血統的民進黨生態內,也混個啃骨頭、喝湯汁的跑堂或龍套地位,只有靠「吹」技取勝。只是今非昔比,台灣據說有一百多所大學,今年只要18分就可躍身龍門。在台灣社會中:

「博士家?媄菕A碩士滿街走。」

的情況下,伶牙俐齒的「吹功」大概早已沒什麼市場或賣點。據說謝志偉口才便給,但這大概不是他登龍之術。

「吹功」有兩種。一種已如上述,厚黑學教主李宗吾先生所謂「鑽」、「拍」、「吹」的「吹」是也。

另一種「吹功」在美國頗為盛行。會此功者英文俗稱cock sucker。cock sucker字面上的意思,中文可用「吹簫客」來翻譯。這個翻譯語出黃帝《素女經》。

它的另一個意思則是:

拍馬屁拍到不行(讓人噁心)的人。

由於是同一個詞,我用「吹簫」來翻譯其動名詞形態(cock sucking);以「吹簫客」來翻譯做此動作的人(cock sucker)。(我在德國只住過一星期,不知道德文中有沒有和cock sucker相當的俚語。或許德國人比較典雅,用字遣詞不像美國人這樣活潑生動,唯妙唯肖,一針見血。)

3.3 士大夫之

許多人把1970年代中期以後到當前的時段稱為「後現代」。「後現代」的詮釋之一是:

「只要我喜歡,為什麼不可以?」

換句話說:

「只要有官做,舔屁吹簫為什麼不可以?」

(舔屁在此是英文kiss ass的直譯,此詞完全等於中文的「拍馬屁」。不知道德文相應的詞是什麼。)

以我粗淺的「解構批判」功力,我想這兩句話大概是謝某採取其上述「言談行動」的心態。也就是說,根據奧斯汀的理論,我把謝志偉要求司法官上網說明自己黨籍的「言談」解讀成:

他在替陳水扁「吹簫」這個「行動」。

「鐘鼎山林,各有天性,不可強也。」,只要喜歡,「舔屁吹簫」在當前的時代本來沒什麼不可以。

不過再怎麼想做官,總不能不先做人吧。

順便提醒一下:

成為全民公敵後,尤其在05/20/2008後,可不要隨便過街喔!



作者:胡卜凱


最新評論

2007-10-10 13:13:22
慶祝中華民國國慶...

2007-09-10 14:14:29
參加社運在意識上的準備 -- 見...

2007-09-10 02:05:07
淺談反貪倒扁運動...

2007-09-09 22:15:15
九月九日凱道記實之 2...

2007-09-09 22:10:10
九月九日凱道記實之 1...

2007-09-09 21:40:28
中國環保總局統計局聯合發布綠...

2007-09-09 03:44:39
九月九日凱道見...

2007-09-09 03:30:55
凱道紅潮九月九重現!...

2007-09-08 01:33:32
淺談紅衫群眾...

2007-09-08 01:33:27
謝志偉的「言談行動」...

其它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