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區

2007-11-05 15:10:32
我對「和平協議」公投的淺見

 

0.        前言

對大多數人來說,人活在世界上只有兩個目的:

第一,活下去;
第二,活得越來越舒服。

因此,大多數人的活動可以用下面三句話來描述:

發揮自己的潛能;追求自己的目標;和實現自己的夢想或理想。

大多數人的要求也就是一個或一些能夠進行這些活動的機會、環境、和最低物質條件。在這個要求下,社會的組成;國家的建構;和政府的運作等等,都必須以提供這樣的機會、環境、和物質條件為前提。社會、國家、或政府才有存在的價值,和行使權力的正當性。

1.     正面回應「和平協議」

根據以上的價值取向和對政治結構的定位,我建議:

台灣社會大眾對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先生在該黨第17屆代表大會所提出:

「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協商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構建兩岸關係與發展框架,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局面」。

這個呼籲,給予正面而積極的回應。

具體的說,我贊成和支持:

立即在台灣推動「兩岸和平」公投或「進行兩岸『和平協議』」公投。

2.     公共政策和現實

「『兩岸和平』公投」或「進行兩岸『和平協議』公投」是一個處理兩岸事務的公共政策。

在所有的民主社會和開放社會,任何「公共政策」都應該,也必須經過理性的溝通和討論來決定。由於公共政策的功能在解決現實帶來的問題,所以理性溝通和討論的基礎,在各人的價值取向和基本認知之外,也需要參與討論者對現實取得共識。

前言中簡單的陳述了我的價值取向和我對政治結構的認知,以下我將描述及分析我所了解的,和兩岸事務相關的現實。

2.1   中、美兩國是親密伙伴關係

目前中、美兩國是彼此的經貿伙伴、戰略伙伴、和安全伙伴。沒有中國的支持或默認,美國不可能在國際上使用其霸權,維持符合美國利益的「秩序」。前者如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後者如北韓核武問題的解除及所謂的反恐政策。

因此,中國的利益就是美國的利益,反之亦然。

除此之外,能源危機、環境污染、和全球暖化三個議題,目前威脅著全球所有的國家。要解決這些議題,全世界各國都需要中、美兩國領導人及其團隊達成共識,並採取一致的積極行動。

因此,中國的利益就是多數國家的利益,反之亦然。

以上兩點是何以台灣成為「國際孤兒」,或當陳水扁操弄「兩岸議題」時,他被多數國家認為是「麻煩製造者」的根本原因。

1990年代第一次波斯灣戰爭後,「戰略地位」已成了過時的概念。如上所述,我們幾乎可以用「休戚與共」來形容中、美兩國的關係。台灣對美國來講,只有「自由中國」的殘餘象徵意義,和傾銷報廢軍火的價值。

2.2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國

以國土幅員、人口數目、經濟活動、市場大小、科技水平、和政治穩定度等等指數做綜合評估,「中國是世界第二大國」的說法應該沒有太大爭議。以最近的發展來看,中國成功發射「嫦娥一號」,正式跨出2020年登陸月球的第一步。中國也是全球唯一有能力擊毀太空中人造衛星的國家。這些都顯示出中國的國力和軍事能力,已是台灣望塵莫及。

如果不了解或不願意面對這個現實,討論兩岸事務的人就只能喃喃自語或胡說八道。

2.3   中國內部困難

中國積弱近150年。改革開放30年來,雖說快速「崛起」,躍居世界第二大國,但她的整體情況並不完全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例如,中國當前內、外的種種問題包括:

貧富差距、城鄉差距、貪污腐化、環境保護、以及經濟持續穩定發展等等,

應付不當,以上任何一個都可能動搖國本。

在國際上,中國必須在一個穩定的國際社會秩序下,取得她經濟發展所需要的資源;另一方面,印度、俄國、拉丁美洲各國,也都在「和平崛起」,中國需要傾全力維護她已擁有的世界市場,一步也不能落後。

所謂的「台灣問題」,應該沒有份量排上中共政治局每週的例行議程。

2.4   全球貿易組織

全球貿易組織是「全球化」趨勢下的產物,它也加速了「全球化」的速度。這是另一個議題。但它和兩岸事務密切相關。

首先,全球化趨勢及全球貿易組織所主導的政策及規範,將使台灣的經貿受到嚴重衝擊和內外受敵。造成過去十多年來台灣經貿面臨困境的因素,除了國、民兩黨處理兩岸事務失當外,中國崛起造成市場排擠效應,以及「全球化」造成競爭劇烈等則是結構性因素。後者必須從政策面解決,而不可能只從官僚能力或清廉度等人為面向來因應。

更重要的是,在全球貿易組織的架構下,中國可以動用其影響力,牽制和干擾台灣貿易伙伴和台灣簽訂雙邊貿易協定。沒有「雙邊貿易協定」,台灣將被排除在全球貿易架構之外,沒有全球貿易,台灣,也就是台灣50歲以下的居民和他/她們的子女,就沒有未來。

這是民進黨政府拒絕告訴台灣人民的真相和現實。

2.5   台灣經濟蕭條        

台灣經濟成長率已停滯了一段時間。人民生活越來越難過。最貧窮階層的自殺人數則逐年增加。一般人也看不到前景。這個現實大家已經切身體認了至少四年。

同時,台灣和所有其他主要貿易經濟體一樣,越來越倚賴中國的市場和廉價的生產成本。

因此,不和中國達成某中協議,台灣經濟將從蕭條走向萎縮,最後一路走向崩潰。

3.     破除神話和鬼話        

3.1   飛彈神話

中國有幾百顆飛彈「瞄準」台灣的「神話」或謊話,在台灣流傳了十年左右。我列舉三個事實:

1)     任何一個國家的國防計劃都有「假想敵」。毫無疑問的,中、美雙方互以對方為頭號「假想敵」來擬定其國防計劃。台灣在中國的「假想敵」名單上,排名絕對在美國、俄國、日本、和印度之後;很可能還在越南、北韓之後。
2)     一顆飛彈的平均造價在100萬美元左右。
3)     飛彈的發射由電腦操作,以設定經緯度'方位來確認「目標」,而且可以隨時和即時更改。

換句話說,中國的飛彈只是任何現代國家國防戰備的一部份。它們的預定「目標」是依照「假想敵」的實力和進攻可能性來決定。

中國或任何一個正常國家,需要對台灣的巧克力部隊、聚賭放高利貸官兵、以及靠吹牛、拍馬、喊口號來晉升的將領或國防部長保持戰備嗎?

從上一節前3個對現實並無爭議的描述,我們可以得到這個結論

中國沒有必要對台灣抱持敵意,也沒有閒情逸緻對台灣抱持敵意。

如果有人相信中國會長年累月的浪費上億美元來「瞄準」台灣,他/她不是其蠢無比,就是自大到不行。但是,散佈這個「神話」的人並不蠢,也不是神經病。他/她們拿這個「神話」或謊話來唬弄台灣人民,是有「目的」的理性行為。用時下流行的話語來說,就是「騙選票」。

我們現在都知道陳水扁「騙選票」的目的不是什麼「政黨論替」,而是「貪污權力和機會論替」。

3.2   投降協議鬼話

在胡總書記在他的政治報告中提出「和平協議」的呼籲後,陳水扁立即用「投降協議」回應。

對死忠台獨或誓死捍衛中華民國的人士來說,接受基於「一個中國」原則的「和平協議」,無異於「投降協議」。但「投降」難以接受嗎?

古代中國和日本的將領或武士,打仗常常要「戰至最後一兵一卒。」敗軍之將有時也以自殺或切腹來表示負責或擔當。這其實是君主或皇帝意圖鞏固自己宰制地位所建立的價值觀。其功能不過是騙別人為他/她們賣命。

西方軍事傳統中,在兩軍對峙的情況下,一旦一方認為大勢已去,其統帥就會和對方談判進行「尊嚴的投降」。達成這種和平協議來避免無謂的傷亡,才是一個將領或領袖「負責任」和「有擔當」的行為。

在當下中國和台灣實力懸殊的現實下,即使進行「投降協議」,也是一個「理性」和為人民福祉著想的策略。

何況在兩岸人民並無敵意的情況下,達成一個尊嚴的和平協議是天經地義、光明正大、和理所當然的行為。

陳水扁用「投降」來醜化「和平協議」,只是一種轉移問題焦點的論述。其目的不外試圖抓緊他和民進黨貪腐集團的貪污機會及權力;或試圖遲滯或化解台灣人民即將根據法律來清算他的政治責任和貪污罪狀這個危機。

他什麼時候在意過台灣人民的前途和尊嚴?

4.     「和平協議公投」案解決台灣當前兩個最重大問題

台灣當前有兩大問題。「和平協議公投」案可以同時解決它們。

4.1   經濟發展

發展經濟是任何一個正常國家政府的首要工作。因為只有在蓬勃的經濟活動中,一般人民才有發揮自己的潛能;追求自己的目標;和實現自己的夢想或理想的機會、環境、和物質條件。一般人民也只有在蓬勃的經濟活動中,才可能活得越來越舒服。

由以上第2節中第4和第5兩個對現實的分析,台灣要打開目前經濟發展的窒錮,必須和中國政府取得諒解。也就是必須承認和接受中國領導人根據其社會共識所堅持的「一個中國」原則。否則,目前台灣人民在經濟和國際活動上所受到的限制,不可能解除。台灣人民未來發展的空間也將越來越狹窄。

這就是俗話說的「形勢比人強」。

一些人可以繼續生活在虛偽意識中,承受「什麼都漲就是收入不漲」的痛苦,和面對毫無前景的未來。

我相信多數人願意面對現實,了解21世紀是中國世紀。接受「兩岸和平」的提案,以中國和世界做為自己未來大展身手的舞台。

4.2    社會和諧        

上面已經說明:

台灣經濟發展的結構性因素,必須從政策面解決,也就是以達成「兩岸『和平協議』」來進入國際經貿架構及活動領域。

過去十多年來,台灣社會不能群策群力來解決許多重大問題的根本原因是所謂「族群」這個虛偽議題。

兩岸人民同文同種。台灣社會只有任何社會都有的「出生(成長)地」不同(或「先來後到」)的情緒或情結問題。台灣居民之間,並沒有西方人類學家、社會學家、或文化研究學家所了解或討論的「族群」議題。

台灣過去20年來的「族群議題」,只是民進黨政棍和他/她們的文化圍事,剽竊西方學者的概念,利用獨裁者的政治過失和台灣地區的歷史悲劇,所炮製的「騙選票論述」。

由於陳水扁集團企圖維持其貪腐政權,民進黨執政以來,製造兩岸對立的假象,不斷使用虛偽意識和騙選票論述來操弄所謂「統獨」或「族群」議題。造成台灣社會形同分裂,大大小小的公共政策從淹水、物價、治安、就業、土石流、外籍新娘、到政府人事等等,都不能經過理性溝通和討論來做適當及有效的解決。浪費了七年多寶貴時間和人民用血汗賺來的納稅錢。

「入聯公投」就是當下正在進行這類手法的實例。

通過「進行兩岸『和平協議』公投」案,可以消解多數人在自我定位及認同上的迷惑,澈底破除「族群議題」這個分化台灣二十多年的謊言。

今後,政治人物就不能再寄望以「入聯」、「返聯」這類帽子議題或金光黨論述來騙選票。他/她們必須回到「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的正道,提出解決問題的政見及政綱來爭取選票。

5.     結論

我在一開始說:

社會的組成;國家的建構;和政府的運作等,都必須以提供人民發展的機會和環境為前提。

陳水扁領導下的民進黨政府顯然沒有符合這個條件。因此,人民必須自己來討論和制定保障自己前途的公共政策。我在此呼籲:

大家推動和支持「進行兩岸『和平協議』」的公投案。

 

*****************************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先生在該黨第17屆代表大會的政治報告中,呼籲兩岸進行「和平協議。自主公民協會理事長林正杰先生立即提出進行「和平協議」公投案(林正杰 2007)經濟日報也在10月18發表社論:《再呼籲「兩岸和平」公投,創造多贏》   本文響應林先生和經濟日報》的建議

 

參考文章

 

林正杰 2007,和平協議應該作為公民投票主題http://www.twredshirts.org/upload/viewthread.php?tid=1579&extra=page%3D1

 

 

 

作者:胡卜凱